市場熱點

余永定:中國有空間采取擴張性的財政政策

在余永定看來,當前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空間仍然充分,盡管近期由于豬肉等價格的擾動而導致通脹小幅攀升,但未來壓力可控且核心通脹仍穩步下行,因此在強調調結構、追求高質量增長的同時,我們的政策決策應是爭取一個盡可能高的經濟增長速度。

經歷了一季度的“綠芽式”復蘇,在季節性因素消除和外部因素影響下,中國經濟數據從4月開始又逐步回歸常態。當前的問題在于,中國經濟增速究竟將在什么水平上保持穩定是健康的?如果采取擴張性的財政政策輔以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,通脹和財政可持續性是否是需要考量的問題?針對這些問題,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在出席上海高級金融學院(SAIF)十年慶典期間發表了題為《關于中國宏觀經濟問題的一些思考》的演講。

在余永定看來,當前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空間仍然充分,盡管近期由于豬肉等價格的擾動而導致通脹小幅攀升,但未來壓力可控且核心通脹仍穩步下行,因此在強調調結構、追求高質量增長的同時,我們的政策決策應是爭取一個盡可能高的經濟增長速度。

今年初,余永定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的專訪時就提及,“一定的經濟增速也是結構調整、經濟體制改革等長期問題的基礎。”他認為,為了配合擴張性的財政政策,中國仍應配合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,地方政府應該主要通過發債而非從銀行借錢的方式進行基建融資。

余永定認為,從長期來看,中國經濟主要有兩個基本特點,一是經濟增速步入“新常態”,從過去的高速增長到追求質量轉變;第二個特點是近十年來通脹非常低。最高時是2011年6月的5.7%,在那之后開始持續下跌,基本是2%左右。另外,自2012年3月起,中國的PPI連續54個月負增長。

就短期因素而言,余永定認為,固定資產投資速度出現下降,一定程度上拖累了GDP增速。同時,將固定資產投資進一步分解,分為基建投資、制造業投資、房地產投資,其中基建投資的降幅最大。

在這一背景下,怎么看現在的經濟形勢?

余永定提及,現在有一種觀點是:由于那些長期的因素,比如老齡化、第三產業的比重上升等,這代表潛在經濟增速已經下降,因此經濟增長目標應該依據對潛在增速判斷來制定。如果潛在增速是5%,那么經濟增長目標也應該是5%。

但問題在于,就全球范圍而言,潛在經濟增速的計算都是不可靠的。余永定認為,比如要素生產率的計算往往存在一種順周期傾向,即經濟增速下降了,計算潛在經濟增速也會下降。

“總而言之,我們不能假設潛在經濟增速就是5%或6%。”余永定說,”我覺得假設不知道潛在增速是多少,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的政策決策應該是什么?”

他稱,“我認為在你可以相信不會導致通脹惡化,同時有充分的政策空間的情況下,爭取一個盡可能高的經濟增速,這是我們過去常常采用的方法,這種方法事實證明是比較成功的”。

數據顯示,中國5月CPI同比增長2.7%,預期2.7%,前值2.5%;PPI同比增長0.6%,預期0.6%,前值0.9%。其中,CPI有所攀升、PPI環比和同比漲幅略有回落,但核心CPI保持平穩,通脹整體表現溫和,機構普遍認為這為貨幣政策預留了較大的操作空間。

在余永定看來,之所以要維持一定水平的經濟增速,一是因為沒有一定的經濟增速,很多問題都不容易解決,因為大多數經濟和金融問題都是以經濟增速為分母的,一定的增速也是結構改革的基礎;二是因為如今中國面臨外部不確定性,這將對中國經濟造成潛在影響,而為了部分抵消這種影響,擴張性的財政、貨幣政策是可以采取的。

在余永定看來,擴張性的財政政策輔以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是必要的。

他此前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就官方數據而言,2017年底,中國中央政府公共債務占GDP比重達36.2%。考慮到或有債務,上述占比可能更高。但比起世界上其它多數國家,中國公共財政情況仍然十分健康,且并非所有地方政府債務都是壞債。因此,中國政府仍然有一定的空間來實行擴張性的財政政策。如果要保持經濟增速平穩健康,在貿易順差逐漸減少甚至可能由正轉負、私人投資躊躇不前的情況下,可行的方法可以是加大財政支出增加基礎設施投資。中國可以不拘泥于3%的赤字目標。

中國公共債務/GDP之比仍較低。來源:IMF

余永定也認為,貨幣政策應該配合財政政策,來為財政政策創造支持性的環境(例如降低地方政府發債成本)。

“早前有說法稱央行貨幣超發,這是缺乏客觀依據的。實際上,很難說中國的貨幣政策是過于具有擴張性的。大家衡量央行是否貨幣超發經常用M2對GDP比例,這一比例在中國的確是世界上是較高的,但我們還要看其它指標,比如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擴張。英國銀行擴張了6倍多,日本是4倍多,美國是3.5倍,而中國人民銀行是1.5倍,跟這些國家相比,中國央行擴表力度并不大。”

此外,他還表示,中國的M2對GDP之比之所以高,很大程度是跟中國的高儲蓄率有關(提高了分子),且這一比例較高并不一定會有高通脹率,所有該比例較高的國家反而都是低通脹,而較低的國家通脹卻很高。

當前,多家機構預計,中國還將在2019年降準100bp,屆時中國也可能跟隨美聯儲降息,但降息并非指存貸款基準利率,而是說公開市場操作利率,包括中期借貸便利(MLF)利率等。






qq游戏陕西麻将